www.bet1946.com

当前位置:www.bet1946.com > www.bet1946.com > 黄宾虹成长经历与他的艺术主张之间的关系

黄宾虹成长经历与他的艺术主张之间的关系

来源:http://www.fengdinvzhuang.com 作者:www.bet1946.com 时间:2020-05-14 16:23

  黄宾虹是一座高峰,是艺术的经典。这在学术界早有定论,毋庸置疑。

黄宾虹幼年与他那个时代的大多数中国人一样,所受的自然是传统的国学教育,这种以私塾为传授方式,以四书五经为内容的教育几乎是整个封建社会唯一的教学模式。黄宾虹的宗族前辈黄生(白山)是徽州朴学的奠基人,所著《字诂》和《义府》,由文字考证入手,由音韵而通义理,由义利而通经史。祖父黄吕是新安画派画家之一,因此黄宾虹自幼便禀承家学。11岁时,始读前辈黄生所著《字诂》及他的另一宗族前辈黄承吉(号春谷)所著《梦陔堂文说》、《经说》等书。他对金石、文字考据学的兴趣应该始于幼年时期,而他对诗文、经史的研究同时影响到以后他对画理、画史和画评的考证和分析。黄宾虹直至他30岁前,也就是他父亲去世之前,一直过着读书、习画的生活,并先后就读于金华丽正书院、长山书院以及后来的安庆敬敷书院。此时的书院教学体制仍然是圣贤义理之学植其本,学习的目的仍在科举取仕,黄宾虹本人也曾先后参加县试及院试。《金华县志》载(黄宾虹)5岁入塾读书、学画,14岁入金华丽正书院,21岁补廪贡生。可见黄宾虹所受的教育是旧式国学教育,青年时期所走的道路依然是科举考试的道路,但他聪颖好学的禀赋也由此奠定了他深厚的国学基础。黄宾虹一生著述很多,但只用文言文写作,从始至终几乎没有大的改变。1915年陈独秀在上海创办《青年》杂志(一年后改为《新青年》),尤其五四运动以后上海倡导新文化运动的报刊骤然增多,黄宾虹时任上海《时报》编辑,对这场从内容到形式对传统文化发动挑战和攻击的运动应该有所了解和耳闻,但这似乎没有给黄宾虹带来太大的影响。全国解放后,黄宾虹在给孙女黄高勤的信中道:通俗语我不能写,草草,意不尽言。可见他对传统文化的偏执,而这种偏执并不完全因为他是出自传统文化教育和熏陶,进而形成的无法改变的习惯,而是出自他对传统文化的理解和参悟,出自对传统文化由衷的热爱和崇敬。

  但现在仍然有人拿他来说三道四,甚至对经典肆意践踏,毫无敬畏之心,我想,这不是他们本人的错,相反地,我们应该深刻反思,到底是什么原因造成这些人会有如此荒唐怪诞的思想和言论就像家里的孩子犯了错,反思的倒确乎是家长自身。

黄宾虹在1907年去上海之前,大部分时间居于家乡歙县。歙县,古属徽州,明清时期经济、文化非常发达,有藏镪百万的富商巨贾,以豪富天下著称。到清末时虽已渐趋衰落,但原富有之家所藏书画古玩却仍然很多。黄宾虹从幼年时起,便得以观览各代书画珍品,故家旧族,古物犹存者,因得见古人真迹,多为佳品;有董玄宰、查二瞻画,犹爱之,习之又数年。为他以后的传统画学功底打下了深厚的基础,事实上,一个人幼年的经历,对他以后的人生目标的选择和人格的塑造都有着深刻的影响。年长后,遍求唐、宋画章法临摹之几十年。频数年收获之利,计所得金,尽以购古今书画,悉心研究,考其优绌,无一日之间断。他一生的很多时间都用于对传统画学和金石学的考察研究上。

  社会心理学研究表明,一个人儿童时代所受到的教育,它的影响不会立竿见影,而是潜移默化地塑造出个人人格,这个个人人格,又最终会反作用于社会、组织、企业、部门和家庭,特别是当一个人在相对没有权力制衡的时候,儿童时代所受的教育并被塑造出的人格特征,就会表现得淋漓尽致,如他看到周围处处都是弱肉强食,他日后便会使用斗争哲学;他看到父母救贫济弱,他日后便对这个世界时时处处充满慈悲和爱心;他看到人们敬字惜纸,日后便会对自己的文化无限尊重而充满敬畏而这些,都是儿时所受教育的结果。故而,儿童时代的教育对于塑造一个国家、一个民族乃至个人的集体人格,显得多么重要!

黄宾虹当年的身份并不纯粹是后人眼中的中国山水画家,而是个博学的编辑,教授美术史课的老教员;是一个笃好书画、金石、文字、精于鉴赏的文物鉴定专家。他在书法、金石研究上也取得了很高的成就,只不过被他的画名所掩盖而已。正是他深厚的传统文化功底再加上敏锐的艺术洞察力,才造就了他以后的成功。

  把黄宾虹先生的艺术成就说成是垃圾桶,把一座高峰说成是陷阱,如果不是恶意炒作,或者是用语不慎(但看其2008年所著文,那是一以贯之啊!),我倒不惮以最大的善意揣测,这或许就是其自小所受教育使然!生长于上世纪50年代末60年代初的这一代人,其成长的关键时期即儿童时代至少年时代这一段时光,正好经历了文化大革命的十年,这十年,对个体而言,有很多孩子学会了对他人的大不敬、对社会的大不敬和对文化的大不敬,这便严重地伤及了民族的灵魂文化价值观和道德价值观。从这点来说,批评黄宾虹更是一个陷阱。

黄宾虹一生经历了清、民国以及中华人民共和国三个时代,可以说一个人一生很难经历这样动荡、这样巨大的社会变化,然而无论是政权的交替,还是思想意识的变更,都始终没有动摇他对民族传统文化的信心。几十年始终如一的思维方式;始终如一的艺术主张;乃至始终如一的文风,似乎看不出多少因社会变化给他带来的影响。从中看出黄宾虹的艺术主张与他的成长经历是分不开的,而他的一生是与他对国学的精通和对民族文化的博学是分不开的。

  由于对文化的不敬畏,因此日后便不会好好学习传统,或者日后出于需要出于功利的需要,表面上也学习传统,皈依传统,实际上却蔑视传统、践踏传统这其实都是教育出了问题啊!

  不仅如此,值得反思的是,改革开放以来,人们在学会了市场竞争的同时,逐利而奔,事事计较利害得失,最近几十年的确富起来了,土豪遍江湖,但因为文化的断层,却显得很自卑,没有文化上的自尊自信,没有中国文化的精、气、神,碰上西方文化战略的转基因阴谋,便一触即溃,自甘沦落,不爱自家的万世师表孔圣人却拖男带女去热闹圣诞节、情人节、愚人节(刘国玉《文化自信与文化坚守》),由于对自己文化的极度不自信,所以一方面竭力否定传统:否定中医,否定文言文,否定古诗词,否定传统绘画另一方面则崇洋媚外,把西方文化的功效过度夸大,然后东拼西凑,乃至是转基因,还美名其曰改造中国画,打着水墨实验、解构主义、后现代主义等等各种旗号,把中国画捣鼓来捣鼓去,折腾到最后,结果连自己也迷失了方向,不知所之!更为恶劣的是,二十世纪初那些引进西方的技法来改造中国画的前贤先辈们,他们毕竟是从传统文化的旧阵营中杀出来的,他们表面上借用了西法,但骨子里、血液里流淌的到底还是儿童时代所熏陶浸染传承的中华民族文化的基因,故而尚有几分可观,特别是徐悲鸿、林风眠、李可染、刘海粟、王肇民等,还具有相当强大的民族基因,然而自诸公而下的二代、三代们,由于割裂了传统,不了解传统,不敬畏传统,甚至否定了传统,不仅别人的东西没有学到,连自己老祖宗的东西也丢失殆尽了。古有云,子不教,父之过;教不严,师之惰。因此,要让孩子知道自己犯了错,首先家长自身要懂得积极教育引导,要培养其文化自信,要积极引导其认识什么才是正确的文化价值观和道德价值观,更要让孩子学会自我判断,什么才是高峰,什么才是经典。那种将真正的大师故意踩低以博喝彩和鼓噪的做法,是先天教育失败使然,既要批评教育孩子,更要检讨好自己。

  事实上,正如余秋雨先生在《中国文脉》里谈到的一样,目前社会上还出现一种让人颇不安的现象,就是电视上某些文物鉴定和拍卖节目,只要牵涉明清和近代书画,将一些本非高等级的艺术无限拔高,初一听,溢美古人前人,无可厚非,但这种事情不断重复和反复鼓吹,也就颠覆了艺术和文化的基本等级。就像一座十层高塔,本来轮廓清晰,突然底下基层要自成天台,那么,上面的几层只能坍塌。把一个惊天的价格投向一份中等水准的水墨,就好比推着一堆黄金要把中国绘画史的天平给压垮。

  把经典说成是垃圾,把高峰说成是陷阱,把二三流乃至末流奉为经典,甚至有的人还放出艺术就应该让人们自由取用,不要划分高低的言论,流毒四溢,似是而非,令人担忧。就个人而言,不经基本教育,何来自由取用?鼠目寸光,井蛙观天,恰恰违背了自由的本义;就整体而言,如果在精神文化上也不分高低,分不清高低,那就会失去民族的大道、人类的尊严,一切都将在众声喧哗中不知所措、不可收拾。艺术的取用当然必须自由,但艺术的等级肯定有高下之分、严格之别,绝不容混淆颠倒。

  这就必须在回归民族文化自信的前提下,重回传统文化教育,重启文脉之思,重开严选之风,重立古今坐标,重建普世范本。要远离滔滔口水,努力拨去浮华热闹,进行深度探讨。目标只有一个:搬开芜杂,让出疏朗空间,洗净众人耳目,厘清何谓经典高峰,何为小丘残羽,呼唤亘古伟步,期待天才降临。由此,中华文化的复兴,才有可能。

  (广东省文艺批评家协会会员,广州市美术家协会常务理事)

本文由www.bet1946.com发布于www.bet1946.com,转载请注明出处:黄宾虹成长经历与他的艺术主张之间的关系

关键词: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