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bet1946.com

当前位置:www.bet1946.com > www.bet1946.com > 劳伟先生的“心画”解读

劳伟先生的“心画”解读

来源:http://www.fengdinvzhuang.com 作者:www.bet1946.com 时间:2020-04-16 16:59

《节录前赤壁赋》(劳伟先生的心画解读)

书法是汉字的书写艺术。自汉兴有草书、翰墨之道生焉以来,书法的发展,始终和古人对书法的审美、批评相一致,并形成了中国古代特有的书法文化形态。时至今日,虽然我们的书法创作的观念已经远远超出了古人,但是当代的书法审美批评还在一定程度上受着传统观念的影响。不过,整体来看,当代书法的审美批评,无论是在用辞用语方面还是在批评方法上远不及古人,并且在批评用语所承载着的文化内涵上亦显得浅白,存在一种困境。这就需要在传统书法审美批评语境中找寻资源。

  汉代杨雄在其《法言》一书中写道:言,心声也。书,心画也。这句话,本来是用来描述文章的,但后来却成为关于书法与人文关系命题的经典论述。刘熙载《书概》说:杨子以书为心画,故书也者,心学也。把它上升为对整个书法艺术审美本质的一种界定。唐代书法理论家张怀瓘在《文字论》中说得更为直白:文则数言乃知其意,书则一字已见其心。书法的文化传统折射出中国艺术的生命状态,成就了独特的思维方式和审美理念。既然书是心画,那么我们就可以从一个人书写的字中,去探寻一个人的内心情趣、道德修养和价值取向。

今观刘健先生书法,试以传统书法审美批评之术语及方法为之。正如刘健先生自述的那样,作为六十年代书家的一员,在书法学习上,既不可避免的受时代书法风尚的影响,又极力想突破这一束缚而回归到传统中去。这是这个时代颇具普遍意义的书法问题。在这一书法潮流中,刘健先生所思考的是,如何在时代风尚与传统之间找到一个介入点和突破口:我一开始学习书法就十分关注书法艺术作为一门传统文化艺术形式的当代生存状态,在学习和创作中始终被流荡激越的时代风尚所牵引。我没有把着力点和兴趣只停留在经典技法技巧的操作把握和临习上,而是很快就转入了对自我创造的实践上。在这一书学思想的指导下,刘健先生的书法实践也有着自己独特的选择和审美价值取向:要与经典同行,常与古人对话,临摹经典一帖,胜读杂帖万卷;学习书法无论是临摹还是创作,都必须始终坚持个性化的审美认识、笔墨情趣。以己之个性感悟古人之个性,以己之创造感受古人之创造;我学过钟繇及二王、怀素、孙过庭、宋四家以及明清诸家我均择需而学。近几年又接受了许多墓志以及民间书法的东西,并从当代诸位大家以及现代书法中汲取营养。这一学书经验和历程必然要呈现出其特有的书法风格和面貌。

  劳伟先生的书法尊传统而不泥古,书格冲和高逸,书风儒雅端正,一如其人。儒家中和思想,暗含了对书法传统的理解和阐释,传承和创新等各方面的文化意义。劳伟先生在书法的创作中,

从书体来看,刘健先生尤擅长行草书,用功精勤。其它书体亦能兼工,尤其在古文字书法的临习上能学有所得。刘熙载云,观人于书,莫如观其行草,意在说明行草书能够映像出一个书家的性情和才气,最能代表一个书家书法的成就。刘健先生的行草书,气格高古而笔力遒劲。其用笔,力实而气空,提按飞动,疾涩振摄得法,心思微而魄力大,能突破晋唐宋明以来用笔的传统,侧笔取研以生奇,中锋质实而复正。在中锋于侧锋的交替与转换中,似正而奇,似奇而正。在结体和点画形态上,亦得古人大小、疏密、肥瘦之旨趣,如夏云奇峰,变幻莫测。在章法表现上,既有传统之形式,又融合并借鉴新形式,从而达到视觉效果上耳目一新之感觉。这正如刘健先生对自己作品的评价,我想一个人的作品毕竟是时代的产物,所以我的作品中具有时代气息是不可避免的,应该说是不可少的。在我的作品中传统的成分是对古人线条律动的理解,而现代的新鲜的东西是对当代整体文化氛围浸淫下表现出来有趣有味的东西。对趣味的追求,正符合克莱夫贝尔所说的艺术是一种有意味的形式的艺术理念。

  儒家气度成为主体风尚,从而将儒家传统吾养吾浩然正气的思想贯注到书法艺术生命的构筑和用笔的心性流露之中,进而形成特有的书法表现特质,纯化了其审美心态和艺术情趣。劳伟先生之书法,兼顾了美学的意蕴和传统的根本,并恰如其分地融入自己的情感和思考,以自己的生命状态达其性情,形其哀乐,使观者赏其书如睹其人。刘熙载说:书,如也。如其学,如其才,如其志,总之曰如其人而已。把书法品位上升到人格品位的高度。

刘健先生很注重自己书法的格调、内在的学养和人格精神。讲求雅化精致以避俗。人格不俗,书才不俗,人格的高低也必然会体现在笔端。正如黄庭坚所云学书须要胸中有道义,又广之以圣哲之学,书乃可贵。若其灵府无程,政使笔墨不减元常、逸少,只是俗人耳,学书既成,且养于胸中无俗气,然后可以作,示人为揩式。刘健先生的书法也正是在这一观念的影响下而形成自家风格的。格调高雅,不染半点尘埃气。如此,才能在技与道的互补中找寻书法艺术的真谛。苏东坡在《跋秦少游书》中提出了技道两进的书法理论。元人郝经在此基础上又详细论述了由技入道、以道进技的方式和途径:澹然无欲,翕然无为,心手相忘,纵意所如,不知书之为我,我之为书,悠然而化然,从技入于道;然读书多,造道深,老练世故,遗落尘累,降去凡俗,翕然物外,下笔自高人一等矣。此又以道进技,书法之原也。我想刘健先生的书法也一定是在追求这样一种境界。二十几年来,读书、思考、挥写,不断体会着中国书法艺术的博大精深。

  观劳伟先生书艺,宗法二王,最得力于虞世南和《书谱》。真、草、篆、隶、行诸体皆能,行草造诣尤高。其书笔酣意足,雍容大雅,尤善用笔。对书法的态度,他常用本乎天地之心,取会风骚之意而一往情深来形容,其书写的状态和用笔都可以用这四个字来说明。他书法的线条浑圆而爽俊,运笔如熔金出冶,随地流走,元气浑然;转折之处,泯规矩于方圆,遁钩绳之曲直,形成内圆外方的妙用;在运用墨法上,根据书写点画的疏密,来灵活掌握墨的浓淡与字笔画的粗细,给人以气韵洞达、灵动爽朗的美感。通过自然流畅的书写节奏把整篇作品融于通达浑朴、自然冲和,并集中地再现了二王、虞世南及《书谱》的书法艺术风格。

书如其人,是中国古代书法批评最有代表性的方法和观念。最后,我觉得用刘熙载《书概》的话来评价刘健先生的书法是最为切当的,书,如也。如其学,如其才,如其志,总之曰如其人而已。

劳伟先生的“心画”解读。  其创作的《赤壁赋》行草卷,结体利落而沉着,章法浑然而天成,意境典雅谆和,俊逸潇洒。通过行笔之快慢、轻重,结体之松紧、俯仰,点画之向背、楫让,其字字争让有法;其笔法恣意纵横,虚实相生,非炉火纯青不能达;其运用之娴熟,非得心应手而不能为,达到此用笔高度者,当今书坛已不多见,个中艰辛和不易非此中辛劳聪慧者不易悟之。论其笔法之价值,非一言可蔽之,若细论,尚需专文探讨。

  在艺术创作中,有道可坐而论,艺必起而行的说法,书法创作有大成就,都有池水尽墨的长期修炼。在漫长的人生路上,年过花甲已称菊翁的劳伟先生,曾有一印此生幸有笔墨相依,知情知心者当缘会心也。学书养性,人生一乐,他心性宁静渊雅,写出字来自然就气韵隽永。

劳伟先生的“心画”解读。  这就是我所看到的劳伟先生书法中的心画

  

  已丑年立冬王献生谨识于逸和精舍

本文由www.bet1946.com发布于www.bet1946.com,转载请注明出处:劳伟先生的“心画”解读

关键词:

上一篇:吴昌硕的钟馗情结

下一篇:没有了